首页 > 增加指标、给予补贴 疫情之下多地出台政策鼓励汽车消费

增加指标、给予补贴 疫情之下多地出台政策鼓励汽车消费

  新京报快讯(记者 裴剑飞)随着各地新冠肺炎病例增速放缓,一些汽车生产企业和经销商相继复产复工,从国家到地方,都密集出台了系列政策试图刺激汽车消费。

  3月4日,湖南省发改委主任胡伟林表示,鼓励各地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并将开展“汽车下乡”促销活动。广州也将出台政策,从鼓励新车生产消费、增加中小客车指标数量、刺激汽车消费三个方面,支持汽车产业发展。

  疫情下汽车消费受挫,两部门鼓励增加汽车限购指标

  “终于开张了,现在我们店里每天都会严格做好消毒工作,欢迎大家来看车。”几天前,北京某合资汽车品牌4s店的销售员小曹刚刚签下了复工后的第一笔订单,兴奋地发了一个朋友圈。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汽车消费受挫明显,尽管不少品牌都推出了线上看车、VR看车等措施,但购车人依旧寥寥无几。根据各大车企近期发布的销量情况来看,今年2月份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巨大。某知名本土车企今年2月份的销量为4.73万辆,同比下降幅度高达86.95%。跨国车企的日子也不好过,某知名日系合资汽车企业今年二月份销量仅为11288辆,和同期相比下跌85.12%。

  中汽协此前发布的重点集团统计数据显示,1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78.3万辆和194.1万辆,环比分别下降33.5%和27.0%,同比分别下降24.6%和18.0%。

  “相比往年,今年二月份车市回暖速度很慢,但进入三月,随着企业陆续复工,前期积压的购买力能有一定的释放。”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从2020年全年形势看,后期恢复还依赖整体的经济恢复情况。因此,崔东树建议,政府主管部门应推出更多的减税降费措施,稳定消费信心、增强购买力,比如出台购置税减半、电动车下乡、牌照释放等政策。

  记者注意到,近一段时间来,稳市场、稳消费、适当增加限购地区号牌配额已成为汽车消费领域的热词。2月16日出版的第4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重要文章,文章提出,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

  4天后,商务部就表态为减轻疫情对汽车消费的影响,将鼓励各地根据形势变化,因地制宜出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增加传统汽车限购指标和开展汽车以旧换新等举措,促进汽车消费。

  2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关于有序推动工业通信业企业复工复产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

  广州将增加购车指标,湖南将组织“汽车下乡”促销

  近半个月来,多地省、市两级政府在积极寻找刺激汽车消费的应对之策。

  作为国内汽车产销量第一大省,在国家层面释放信号后,广东省率先对稳定促进汽车消费做出响应。2月中旬,广东省政府印发《广东省进一步稳定和促进就业若干政策措施》,鼓励广州、深圳进一步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广州市出台政策,针对疫情期间市民自驾通勤的需求,要加快推进落实2019年6月明确的新增10万个中小客车指标额度工作,并视情况研究推出新增指标。

  2019年6月,广州宣布新增投放中小客车增量指标10万个,深圳新增投放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8万个。记者注意到,这是广、深自去年以来第二次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从去年成交情况看,两地的号牌竞拍价格也都回落2万到3万元,从购车成本上刺激汽车消费需求。

  此外,广州还将出台《广州市促进汽车产业生产消费若干措施》,从鼓励新车生产消费、增加中小客车指标数量、刺激汽车消费三个方面,支持汽车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除了放宽限购,还有省份对消费者发放补贴。今年2月,佛山市率先发布《佛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佛山市促进汽车市场消费升级若干措施试行的通知》,提出对购买“国六”标准排量汽车的消费者给予每辆车2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资金补助。

  3月4日,湖南省发改委主任胡伟林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鼓励各地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同时,鼓励车企和经销商在省内组织开展“汽车下乡”促销活动,加快繁荣二手车市场。

  专家:要平衡好刺激汽车消费与缓解交通拥堵的关系

  “这次摇号又没中签,还是赶快转成新能源车吧,实在不行我就去租一个牌。”市民王先生和妻子已经连续摇号5年,一直没有中签。

  在促进汽车消费的背景下,也有声音认为,一些区域是否应该借此契机逐步放开限购措施,特别是针对新能源车领域。

  “取消限购并非易事。”北京某高校城市交通领域专家告诉记者,缓解交通拥堵和促进汽车消费分属不同部门管辖,两者的施策重点本身就不一致,很难做到为了保消费就完全放开汽车限购措施。

  记者注意到,自2019年以来,国家发改委等部委四次下发文件呼吁“减少汽车限购”,明确规定没有实行汽车限购政策的省市不允许再出台新政策,已限购的省市应在适当时间解除。但只有贵阳市在9月12日取消了限购政策,其他8个限购省市中,除了广州、深圳等采取增加摇号数量的微调措施外,其余地区依旧保持了原有政策。

  崔东树认为,汽车限购的初衷是治理城市交通拥堵状况,但缓解拥堵的根本还是在于限制使用,因此要平衡好刺激汽车消费与缓解交通拥堵的关系。“随着汽车智能化程度不断提高,地方管理部门可以通过大数据和更精细化的管理方式,提升城市合理的汽车容量值,促进汽车消费潜力释放。”崔东树说。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